用电影向新中国七十周年深情献礼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9-09-26 03:38

  公映时间:9月30日

  公映时间:9月30日

  公映时间:9月30日

  公映时间:9月20日

  公映时间:8月1日

  公映时间:8月8日

  公映时间:8月1日

  自2019年8月1日起,全国城市电影院将陆续开展“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优秀国产电影新片展映”活动,展映片目为近期创作完成的《古田军号》《红星照耀中国》《烈火英雄》《决胜时刻》《我和我的祖国》《中国机长》《攀登者》7部影片。

  有专家认为,这些影片以最真实的画面、最真挚的情感、最真情的语言还原了一段段令人难忘的历史,是经得起人民评价、专家评价和市场检验的精品力作。本报在此刊发7部影片主创人员的创作体会,以飨读者。

  

  梦想推动我们前行

  我在《攀登者》中饰演气象学家徐缨,在登山队攀登珠穆朗玛峰的过程中,她在实地为登山队提供天气状况的有关信息,帮助他们找到适合登顶的时机。这个角色其实是蛮丰富的,她有年轻时候的那种青涩以及一颗执着的心,无论对气象专业还是对情感,始终没有放弃。

  我去过最冷的地方是长白山天池,对于寒冷的体验我有过,暴风雪迎面扑来的那种刺激感我也体验过。每迈一步都要使出很大的力气,爬雪山的时候很吃力,要相互搀扶着。在戏里,我们用冰镐往上爬,身上还有很多的负重,不用演就很像了。

  拍摄过程中,我也问真正的登山队队员为什么去登山,肯定有个人兴趣爱好的原因,就像我们不知道为什么喜欢跳舞,为什么喜欢表演这个职业,可能也并没有一个可以说明白的原因。徐缨热爱气象学,除了希望协助大家登上珠峰,还为了冥冥中她爱的方五洲这个人,他需要她。这是一种理性和感性相结合的情感。

  登山队里女性很少,在一帮爷们儿当中,徐缨是一个怎样的存在?这群人身上有一种使命感,推动着他们一步一步往山上爬。他们是一群无畏者,一群有梦想的人。人总归还是要有梦想的,无论这个梦想大还是小,都是一种无形的推动,让你一直前行。

  ——电影《攀登者》领衔主演  章子怡

  采信真实新闻事件

  去年5月14日,川航3U8633机组经历特情之后,很多人说这个事件可以拍成电影。这个题材的确很有意义,在中国内地也很少有人拍过,就想试试。

  这个事件的核心大概是34分钟的事情——从起飞到发现风挡玻璃爆裂,再到从高原回成都,安全备降。我们怎么通过艺术加工,把这个事情变成一个两小时左右的电影呢?我们访问了刘传健机长,也访问了机组人员,跟他们谈了很多次、很久,了解那一天到底发生了哪些事情。我们还去了很多机场,像成都机场、重庆机场、拉萨机场等。我们从民航专家的介绍中了解到,原来一架飞机飞上天是很不简单的事情。比如3U8633航班早上六点半起飞,但有很多普通的员工凌晨三点多已经起来了。不单是机长和机组成员,还有很多保障人员,比如有人负责维护飞机,有人负责清理跑道,有人负责运送餐食到飞机上,还有很多人要坚守塔台……

  演员张涵予、欧豪和杜江在开拍之前,去学如何驾驶模拟机。袁泉、张天爱等去四川航空的客舱模拟舱接受训练,了解空乘的仪容、礼貌、举止,学习怎么为乘客服务。除了保证饰演机组成员的演员符合要求,我们还要找客舱中的119个乘客。老老小小,甚至还有一两岁的小孩子,要跟我们一起拍摄两个月,所以挑选的标准是很严格的。

  国内每天大概有150万人在飞,每个机场又有几千、几万人在确保安全。中国民航有一种说法,民航界不需要英雄,需要的是安全。刘传健也曾说过,我不是英雄,我就想把每个乘客安全地送回家。

  ——电影《中国机长》监制、导演  刘伟强

  我们和祖国血肉相连

  《我和我的祖国》是一部既在期待之中又在意料之外的电影。

  当国庆70周年临近,人们自然期待有一部能够代表中国电影顶级水准的作品,去带领观众集体抵达一次情感释放的顶峰。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部电影是一次“命题作业”,“出题人”是翘首以待的全国观众。

  接过这道题的是7位导演,陈凯歌、张一白、管虎、薛晓路、徐峥、宁浩和文牧野,再加上出任总制片人的黄建新,集合了从“50后”到“80后”中国3代电影导演的代表性人物,几乎每个人都拥有一流的行业地位、艺术水准和商业价值。

  但这部影片不是一部作业,而是一部作品,它必须符合这个时代和市场的艺术创作规律,让市场能够接受,让观众觉得好看。

  这部影片最终确定以7位导演每人执导一部独立故事的方式完成,每个故事不超过20分钟,以这种如同“七巧板”一般的电影创作方式完成对国家庆典的庄严献礼,这在中国电影史上尚属首次。大胆创新的背后是导演们为自己设置的一道更高的“障碍”——如此宏大的主题和历史,被限制在20分钟的时长里去讲述,他们究竟能拍什么?我们选了7个历史瞬间,这些瞬间就像一粒粒种子,不知不觉落进中国人的心田,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生根发芽。我们希望能够展现这些重大历史事件发生在身边的时候,对这些人发生了什么影响。

  影片选择了《我和我的祖国》这个题目,讲述的主体就不再是个人,也不仅是国家,而是个人与国家紧密相连、相互依存的关系。所有中国人都是这个“我”,观众会觉得自己就是这个故事中的一个人,这就是我最想要的结果。

  ——电影《我和我的祖国》总导演  陈凯歌  

  通过细节了解历史

  1949年是中国近代史上至关重要的一年,这一年决定了特别多的事情,比如决定了四亿五千万中国人的命运,决定了中国在一个相对比较长的时期的历史走向,决定了我们对共和国未来的一些想象。这部电影就反映了这一重要的历史节点。

  编剧何冀平从各个角度写,既有中共领导人,也有成长中的年轻人。毛泽东的有关故事是按照史实来拍的,在香山革命纪念馆,毛泽东每一天在干什么都有记录。与其他献礼片不同,这部影片对毛泽东的刻画比较全面,包括很多毛泽东比较生活化的侧面。

  需要说明的是,特别重要的香山革命纪念馆提前完工了,提供给我们拍摄。当年整个中国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核心指挥所就在这里。

  为了拍好老北京,我们67天内不停地走了5个省市,因为团队专业,在有限的时间里我们做完了一件几乎不可能的事。摄影、美术也都是出色的班底。去车站接毛泽东的小汽车、家具、收音机等都是当时年代的,幕后团队找来,从北京带到其他取景的地方。

  我们特别需要好演员在有限的戏份里把角色的气质表现出来。这次给了唐国强等更多的戏,他会把他的想法提出来,大家一起讨论,丰富角色。与黄景瑜是第一次合作,他的外貌、身材很像战士,他也很努力,发着高烧还坚持拍戏。

  我们希望观众能通过电影这种比较感性的方式,对这段历史有所了解。

  ——电影《决胜时刻》导演  黄建新

  拍一部革命青年领袖偶像剧

  1929年召开的古田会议,在中国共产党和人民军队历史上有着重要意义。在《古田军号》之前,其实已有多部相关影视作品,如何更加贴近当今时代、贴近人民需求,是我一直思考的问题。

  我希望伟人们回归到生活常态。古田会议是中国共产党党内、军内正确思想战胜错误思想、正确路线战胜错误路线的产物。这种斗争必然要反映到毛泽东、朱德、陈毅等领袖人物当中。过往表现古田会议的历史题材对“朱毛之争”选择避而不“演”,我选择正视这段历史,在情感矛盾、思想激辨中展现毛泽东、朱德等革命领袖对真理与信仰所进行的艰苦追问与探索,表现他们在探索真理中越辩越明的过程。

  拍摄中,我力求以时代化的视角、青年人的语境,使之成为展现新时代主旋律传统模式的“革命年代的青年领袖偶像剧”,再现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为了给青年人更多代入感,《古田军号》在故事架构、艺术表达、背景音乐选取、镜头拍摄状态、画面剪辑等方面都选择了青年人更容易接受的方式。用真实的历史故事与时代化的语境表达呈现出一部让当下观众喜欢的主旋律题材影视作品。

  ——电影《古田军号》导演  陈  力

  中国共产党的诗和远方

  中国共产党从诞生之日起,就最具有理想主义情怀。中国共产党的诗和远方就是一种关乎星火燎原、改天换地的凌云壮志。

  如何利用现代影视技术与艺术语言演绎那段真实的重大革命历史?如何精准地表现革命尚未成功却心怀民族大义、平易近人性情率真可亲可敬的中国共产党领袖的伟人风采?如何改新闻采访的“平铺直叙”为电影化、故事化、艺术化,创造出新鲜的吸引力、冲击力、感染力?以史实为依托、不能为了所谓戏剧性和商业性而任意虚构、夸张或渲染,努力站在新时代的高度对历史进行再审视、再发掘,赋予新的表达。必须以心无杂念、责无旁贷的工匠精神埋头创作这部兼具史诗性、纪实性、政论性的大电影。

  所幸,有一双斯诺的眼睛,我们可以通过“第三只眼”来再现那段峥嵘岁月中满目疮痍的旧中国,黑暗腐败的国民党政府与欣欣向荣的红色苏区、心怀赤诚的共产党人形成强烈鲜明的对比……

  这是一次改变中国前途命运、中国共产党的伟大宣推计划,是在毛泽东与宋庆龄具有极高战略意义的默契配合下展开的外交行动。斯诺这位红色中国的见证者和推介人,俨然一只“报春的燕子”,将红色中国的秘密告诉全世界,毋庸置疑地向全世界宣告: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革命事业犹如一颗闪亮的红星,不仅照耀着中国的西北,而且必将照耀全中国,照耀全世界!

  电影《红星照耀中国》用讲述历史的方式,探求了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为什么必然胜利的密码。

  ——电影《红星照耀中国》编剧、制片人  汤  溪

  和平时代的英雄群体

  早在30年前缘分就注定了我会和《烈火英雄》相遇。那时我家就住在消防队旁边,我几乎每天都能看到消防员们训练和出警。2017年,第一次听到了《烈火英雄》这个故事。之后,我一直在想我能为消防员做些什么。我发现,似乎从来没有哪部电影是以消防员为主角的。我想,是时候让他们当一次主角了。

  《烈火英雄》经历了700多个日夜、940多个小时的真火拍摄。筹备《烈火英雄》时,我的第一步工作是走进消防队了解消防员。那段时间,我每天泡在消防队里看他们训练,跟他们聊天,有时还会陪他们出警。我不想当一个采访者,因为采访者意味着“旁观”,我更想成为他们的朋友。一个40多岁的消防员曾跟我说起自己20多岁时,有一次救火差点回不来,那时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我必须出去,去见我老婆孩子”。在这之前我从来没有意识到,在我们安逸生活的背后,是这群人在做我们的后盾。他们很普通,有心中万分挂念的亲人,但危难一旦来临,他们必定背负使命,守护人民。我始终记得一个消防员跟我说过的一句话:“我们不怕牺牲,只怕被遗忘。”

  拍这部电影的过程中,我始终把自己放在一个记录者的位置上。消防员是和平年代距离危险最近的群体,我们应该真实记录、完整呈现他们。希望《烈火英雄》没有让我那些消防员兄弟们失望。

  英雄无畏,热血难凉,希望《烈火英雄》的无畏前行,让更多人看到真真正正的中国骄傲!

  ——电影《烈火英雄》导演  陈国辉

  (本版照片均为百度图片)

(责编:宫宜希(实习生)、王欲然)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